財 經 科技 | 股 票 房 產 原 創 |   中國經濟時報電子版
商 業 地 方 | 文 化 汽 車 APP |   中國經濟時報數字報

商業風向標

首頁 > 商業頻道 > 商業風向標

快遞業洗牌加速多家二線玩家倒下 壟斷會否發生?

中國經濟新聞網 2020-01-09 13:57:52

  快遞業務量的逐年攀升,讓整個快遞行業似乎都跨入黃金時代。近日,國家郵政局預測,預計2020年郵政業務總量完成1.9萬億元,同比增長20%左右,其中,快遞業務量完成740億件,同比增長18%左右。
  
  這一數字正是近年來快遞爆發式增長的延續。2019年12月16日,山西的陳女士在韓國購買了一件商品,隨著圓通速遞從天津保稅區攬收,該件商品正式成為我國第600億個快件。“十三五”以來,我國快遞包裹量每年以新增100億件的速度邁進,已連續6年超過美國、日本、歐盟等發達經濟體,對世界快遞業增長貢獻率超過50%。
  
  但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分化的開始。隨著行業競爭不斷增大,快遞的利潤不斷下滑,逐漸進入微利時代。2019年,物流行業馬太效應明顯,一批小快遞公司接連倒下。天風證券研報稱,由于一線快遞公司之間盈利能力仍然相差較大,價格競爭將會在2020年繼續,隨著一線快遞成本線的收斂,2020年真正拉開快遞公司之間盈利差距的變量是價格,因此快遞公司對快遞網絡能力的挖潛將會舉足輕重。
  
  離場
  
  加盟一年停擺,離開快遞行業
  
  2018年5月份開始,當時還是如風達員工的阿飛(化名)就明顯感受到,如風達北京片區的單量銳減。“之前一個分站點的貨可以裝滿一車,后來變成5個分站點的貨才能裝大半車。”阿飛告訴新京報記者,不僅單量,后期如風達(北京)的貨品也幾乎都是牛奶、礦泉水等易碎品。
  
  實際上,牛奶、礦泉水等易碎品在快遞員口中被稱為“爛件”,阿飛直言,這些就是很多快遞公司不想運的品類。“一件牛奶但凡有幾盒漏的,整件的損失都需要快遞這邊承擔”。
  
  彼時作為北京如風達通州總站的一名快件處理員,阿飛每日負責將總站的貨物拉往市區里的每個分站點。2018年年末,隨著如風達單量的減少,阿飛從原來的每日跑至少2趟車,變成了每日一趟。“之前每日凌晨2點出發,早上6點就回總站了,后面因為跑的站點變多,每日中午、下午才到”。單量減少,阿飛的工資后續也直接折半。2個月后,他選擇和朋友離開,去了工資更高的閃送,繼續做快遞員。
  
  與阿飛不同,加盟優速和國通一年多的陳東(化名),2019年毅然離開了快遞行業。他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只干了一年國通,公司就陷入停擺,他的小生意也旋即作罷,之前在國通公司的2.4萬元“派費”則只拿回了一半,而同時間加盟優速后,也因加盟點經營不善,虧損3萬多元。“快遞本來就是冬冷夏熱的賺個辛苦錢,現在還拿不回錢,你說還能接著干嗎”。
  
  洗牌
  
  第二梯隊公司陷僵局,如風達、國通停運
  
  陳東離場的這一年,快遞行業第二梯隊不少公司逐漸掉隊。2019年,青旅快運、國通快遞、如風達、亞風快運等都一度被爆業務陷入停擺或被強制摘牌等。其中,如風達本是凡客誠品旗下的自建物流,后隨著凡客的沒落,業務量銳減。2011年開始,如風達承接凡客以外的業務,早先小米的官方指定物流也一直是如風達。
  
  2019年初,被稱為“凡客遺孤”的如風達發布了一則“運行異常動態公告”,稱暫停公司部分業務。
  
  新京報記者注意到,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截至1月8日,如風達已有36條被執行信息,最近一條被執行信息的立案時間為2020年1月7日,執行標的7200元。36條被執行信息中,執行標的最高的為836萬,立案時間系2019年7月1日。此外,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應航等也被限制高消費。
  
  與如風達幾乎前后腳,國通快遞也通過一紙“停工放假通知”,宣布停運消息,隨之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國通快遞自2018年來陷入經營困難、虧損嚴重。新京報記者注意到,國通經營主體上海紅樓集團也有多條被執行信息,其法定代表人謝志昂已被限制高消費。
  
  到了2019年8月,亞風快運股份有限公司發布《關于公司股票被終止掛牌的公告》,公司于2019年8月26日終止掛牌。如今,同樣身背多條被執行信息,法定代表人歐陽潤秋被限制高消費。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對新京報記者表示,2019年快遞市場前七大頭部快遞公司均完成資產的資本化,服務的長鏈化,競合的生態化,快遞市場競爭的門檻已抬很高,中小快遞企業基本沒有擠進第一陣營的機會,如果中小快遞沒有在專業市場做精或商業模式有突破,就面臨破產或被收購、并購的宿命。
  
  入局
  
  快遞業務量有望超700億小米等互聯網公司進場
  
  實際上,剛剛過去的2019年,中國郵政業的增速喜人。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19年全年郵政業務總量和業務收入分別完成1.6萬億元和9600億元,同比分別增長30%和21%,業務收入占GDP比重接近1%;快遞業務量達630億件,業務收入達7450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4%和23%。據測算,我國平均每個包裹的價值約為137元,這意味著2019年間接推動經濟增量1.37萬億元。
  
  而未來一年,仍將保持新增100億件的速度。國家郵政局預計,2020年快遞業務量完成740億件,同比增長18%左右;業務收入完成8660億元,同比增長16%左右?爝f業崛起的洗牌局中,新玩家正在陸續入場——小米、小紅書、瓜子二手車等這些在外界看來距離傳統快遞物流業務甚遠的互聯網公司,帶著商流悄悄涌入。
  
  2019年12月,小米快遞正式上線,小米快遞官方公眾號顯示,公眾可直接在公眾號下單寄件,同時,小米快遞稱自己為即點即用的快遞服務平臺,由順豐、京東物流、韻達、貨拉拉、百世、圓通等快遞物流公司為其提供配送等服務。
  
  同樣,瓜子二手車、小紅書等公司分別在2019年發生相關物流和供應鏈的工商信息變化。小紅書的運營主體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經營范圍新增供應鏈管理、物流信息咨詢、倉儲服務(除危險化學品)。瓜子二手車母公司車好多舊機動車經紀(北京)有限公司新增對外投資,成立了車好多物流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其經營范圍包括物流軟件開發、道路貨物運輸等。
  
  銀河證券研報指出,我國物流成本高、效率改善空間大,2020年智能物流系統規模將達千億。有分析人士稱,部分科技公司涉水物流,無非是想要提前布局或是解決物流成本高的問題。
  
  但在快遞專家趙小敏看來,這些互聯網公司雖然帶著商流,有自身優勢,還需考慮到是否有強勢的支付手段和相關產業驅動以及能否和地方政策共振,如果沒有將很難有發展前景。趙小敏稱,無論是從B端還是C端來說,新入局的快遞物流企業需要考慮到地方的規劃,與國家的發展政策相符合,例如把握樞紐概念、城市群的建設,同時,要靠實體產業的驅動,如果沒有很強的儲備和研究轉化的話,公司很難在未來有很強大的競爭力。
  
  競爭
  
  “7+3”格局穩定,未來繼續價格戰?
  
  目前國內快遞物流市場存在“7+3”的競爭格局,7為順豐、三通一達等7家上市民營快遞企業,3為菜鳥網絡、京東物流、中郵物流。2019年11月,中通宣布2019年度業務量突破100億件大關,韻達緊隨其后于2019年12月宣布,年度累計快遞業務突破100億件。
  
  根據營收情況,2019年11月申通、圓通、韻達、順豐的業務量為8.55億件、10.80億件、11.07億件、5.68億件。收入分別為27.99億元、31.86億元、36.32億元、117.25億元(含供應鏈收入)。楊達卿表示,未來快遞市場頭部企業或存在“保齡球效應”,各自獨立而均勢競爭,存在隱形的消耗戰,彼此利潤率都不高,如遇到新勢力或強力碰撞也可能失守洗牌。通過數字平臺推進集群協同,或在創新領域多些資本紐帶或更有利于持久穩健發展。
  
  目前,隨著2019年7月阿里入股申通交易的落地,通達系中,僅剩韻達一家未接受阿里的投資。有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阿里和韻達正在就入股事件接觸,具體入股發生時間在2019年12月股票解禁后,韻達股價到達合適位置的時間點。
  
  菜鳥于2013年由阿里巴巴集團牽頭成立,菜鳥本身并非一家傳統物流公司,外界普遍認為菜鳥為阿里的物流骨干網,隨著阿里的不斷入股,菜鳥與通達系等民營快遞公司產生集群效應。有觀點稱,隨著未來通達系的全數被阿里收編,行業將存在壟斷的可能性。
  
  對此,趙小敏表示,針對企業發展,各家創始人有自己的個人想法和財務需求,行業可能也面臨著產業升級,需要更大的資源來整合。從整體行業來看,中國郵政面臨混改,它的規模是最大的,順豐也在中高端有極強競爭力,暫時還沒有誰能占據絕對壟斷地位。
  
  但不可忽視的是,通達系由于長期占據著快遞頭部市場,已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規模效益,漲價等壟斷行為也曾被官方點名。2019年雙十一購物節前期,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召開全省快遞行業涉嫌壟斷行為告誡會,通報了圓通、中通、申通、百世、韻達等快遞企業存在協同漲價、限定交易等涉嫌壟斷的違法行為,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副局長王狀武表示,快遞行業要加強行業自律,不得相互串通、聯手漲價,不得濫用市場支配地位拒絕交易!斗磯艛喾ā返哪繕耸潜Wo市場公平競爭,維護消費者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對于知法犯法、屢教不改、損害消費者權益的企業,反壟斷執法機構絕不手軟。
  
  不過,申萬宏源證券報告指出,電商快遞將繼續“量增價跌”。由于業務模式趨同,再加上菜鳥在技術上無差別的幫助扶持,通達系產品沒有明顯的區別。在這種情況下,適當降低價格便成為獲得更大市場份額的重要手段。從通達系電商快遞公司過去和多年的發展來看,也基本延續著“適當降價一更大市場份額一規模效應一成本壁壘”這樣的成長路徑。在2019年上半年價格競爭持續激烈的情況下,單件成本較低的公司爭奪行業增量的能力更強。如2019Q1-Q3,前兩名的中通與韻達合計取得了行業增量52%左右,明顯高于同行。單票較高的毛利、較高的業務規模,使得領先的公司在利潤規模上進一步拉開與同行的差距。
  
  新京報記者  程子姣  實習生  趙方園 

來源:新京報 編輯: 曹陽       
微信公眾號
中國經濟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本網所刊登文章,除原創頻道外,若無特別版權聲明,均來自網絡轉載;
文章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其真實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負責;
如果您對稿件和圖片等有版權及其它爭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核實情況后進行相關刪除。

聯系電話:81785256;郵箱:[email protected]

報紙訂閱  關于我們  CET郵箱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中國經濟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復制或建立鏡像
聯系電話:(010)81785256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中國經濟時報社 地址:北京市昌平區平西府王府街 郵政編碼:102209 電話:(010)81785188(總機) (010)81785188-5100(編輯部) (010)81785186(廣告部) (010)81785178(發行部) 傳真:(010)81785121 電郵:[email protected] 站點地圖 Copyright 2011 www.835372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舉報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05       京ICP備07019363號-1       京公網安備110114001037號
可以提现的棋牌app